随笔

感冒中度过的混乱的一周

秋凉猛袭,世界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萧索了,早上出门,迎面而来的是阵阵凉意。夏和秋的分界线变得格外清晰,只是一个晚上,寒流就横扫大地,劫掠走夏天的最后几丝热量,然后君临天下,好不壮阔。接下来,便是阴雨、落叶和阴雨。

经历了两个月的酷热,我对这样的猛然的新鲜体验心怀快意,但在这样迅速的切换下,感冒不期而至。从早上开始,胀热逐渐蔓延,晕眩、头痛、昏睡,一切都提示着我身体里的某个部位正在经历着炎症。往往只有在这种时候,我才会意识到没有感冒是件多么幸福的事。

不适感在增长,有一种世界在渐渐离我远去的感觉。

有时候我会怀疑即使是感冒也永远不会好转,就像躺在床上感觉入睡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一样。

37.4℃,还好,吃几片药,睡个午觉,应该会好很多吧,应该是这样,任谁都会这样讲。

午觉前,继续看CLANNAD,已经是最后几集了。

汐想要旅行。也许是某种即将走向终点的预感。

漫天的飞雪预言了终点,这世界的终结。旅行才刚刚开始,就要与汐的生命一并结束了。

这情景似曾相识。五年前,也是漫天大雪,也是高烧,也是朋也最亲爱的人,也是刚刚起步的幸福,在白色的黑暗中一切都迅速消亡,消亡。

如果没有高烧,他会与汐一同完成这次旅行吗?在看到她在花田中奔跑的身影,即使四周白雪皑皑,他也许会和汐以通温暖地度过这个冬天吧。

如果没有高烧,渚就会提前他一年毕业,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再相遇。

命运带给了他幸福,又残忍地将其剥夺。

汐在发烧,我也在发烧,真巧。

也算是一种幸运吧,这种体验是极为独特的。

但我终于还是知道我将依靠药物迅速康复,但是汐和渚都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午觉没有让感冒好转。实际上我没能睡着,在焦躁中等到闹钟响起。最近几天的午觉,多以闭目养神代替,次数多了,真的感觉入睡是件不可能的事,一个人怎么就渐渐失去意识了呢,醒与睡的边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呢。一直这样想,几乎不可能睡着。

症状持续加重,终于我不得不向老师请了当晚的假。这是个昏黄的下午。

挨到六点下课,回家,将剩下的最后一段看完。最后是完美的大团圆结局,而事实上使CLANNAD臻于完美的并非结尾的大团圆,而是最悲情、最虐心的十三至二十一集。优秀的作品总是悲剧,自古以来,无论什么形式都是这样。抛开美学观点去想,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呢。

第一次在查血的检验单上看见这么多箭头。

晚上是退烧针,阿奇。抗生素总不缺席。晚上的三个小时仍然难熬,躺在床上也无法入睡。每每想给自己一种沉下去的感觉,总会伴随一阵头痛。

医院晚上只有急救室有值班医生,所以急救室也是晚间就诊的地方。本来就不是第一次,相似的情景半年多前就发生过一次,只是那次是出现症状三四天后才开始加重到不得不去医院。高一的时候在太白校区,隔了一条街的也是医院,规模要大得多,本来不常见的急救车也成了每天拐过路口必见的事物。急救车并不总是风风火火,有时会慢条斯理地顺着车流驶进医院,印象中拉着警笛催出前面的车辆的情景并不多。

空掉三节自习课的影响远比三节课本身大,我的节奏几乎被完全打乱了。请假前所有作业都是超前的,第二天却不得不开始赶作业。


看番尤其是治愈/致郁番会在每部之间会有一段真空期,比如从此花亭奇谭到花名中间隔了半个月,从花名花名到CL中间又隔了一个星期。真空期内一般不会回顾,治愈/致郁类的作品大多很难让我有动力看第二遍,像魔园这种暗黑强致郁作品更是如此(当时之所以看是就是很好奇一部魔法少女漫怎么能做成致郁系,现在我知道了,有个人叫虚渊玄)。

回想今年看的几部,分别是京紫、魔卡、翼年代记(没看完)、小南极、此花亭奇谭、小埋、花名、CL、魔园,感觉自己的口味好像有点……偏?其实也无所谓,本着纯粹放松心情的想法挑选的,其他风格的作品还真不喜欢,尝试过Overload,结果第一集就弃了(说弃也不准确,因为被其他的吸引,然后把这事给忘了),而刀剑啦,魔禁啦,Fate啦,那么多续作要从头补,想想还是算了。下午发现了Angle of Death,不需要补太多而且还在更新,看了5集多,嗯……但愿明天我还能记得它。

(0)

本文由 橙叶博客 作者:FrankGreg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关键词:,

热评文章

评论:

2 条评论,访客:2 条,博主:0 条
  1. 青山
    青山发布于: 

    渐渐入秋了,国庆假期要照顾好自己咯

发表评论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